索尼的快舞爵士

霍华德•斯特林格爵士正在探险途中。他必须把索尼的内容连接到它神奇的电子产品上去,才能和媒体巨子们抗衡。

你可以认为,索尼公司(Sony)落后的原因在于它没有参与1990年代娱乐业的大重组。由于早年在好莱坞的失败,这个行动迟缓、畏首畏尾的日本电子业巨头呆在一旁,眼睁睁地看着其竞争对手时代─华纳(Time Warner)、迪斯尼(Disney)、 维亚康姆(Viacom)、新闻集团(News Corp.)、和贝塔斯曼(Bertelsmann)等公司拿出数以百亿计的美元并购电视机、网络公司、有线电视台、卫星传输服务公司、电影公司、出版社和体育运动队。索尼公司的娱乐企业──一家好莱坞电影 、一家音乐制作公司以及几个二流有线电视机──如今在这些纵向合并的巨兽面前显得相形见绌,后者有自己的内容分销体系,能够充分利用跨媒体促销手段。要是没有传递节目的网络,索尼很有可能落得个娱乐业二流玩家的田地。

换个角度,你还可以指出,索尼公司的谨慎、耐心和自行其事的意愿对公司大有好处。以互联网为例:哪家媒体公司能说自己没有在网络上赔过钱呢?那场给美国商界带来重大打击的互联网热,对索尼公司来说,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其部分原因是它的经营战略是在东京制定的。它没有动辄聘请数以百计的技术人员在时髦的闹市区建立在线业务,它没有拿出金钱和广告时段用来投资建立以靠不住的经营计划为生的新型媒体公司,因此它也没有经历过迪斯尼的确时代-华纳的确Pathfinder 和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的确NBCi 等网络公司所遭受的失败。如今,索尼公司又当了一回旁观者,而这一回它的竞争对手们正忙于解聘雇员、注销巨额坏账、停止实施由互联网驱动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计划。

既然索尼公司没有纵向兼并和互联网这两个 1990 年代媒体业的大潮,这些年来它一直在干些什么呢?它没有一味地在等待时机、保存资源,而是有所作为。它不动声色地制定了一套独特的战略,旨在开发宽带互联网业务。它认为,只有等到出现无处不在的高速接入手段,互联网才能变成真正的──同时也是有利可图的──娱乐媒体。索尼公司的计划实质上就是急起直追,其方法是,运用宽带 把索尼的电影、音乐和电视节目接入到它的产品如数码电视机、 VAIO 电脑、PlayStation 游戏 控制器和无线通信产品上去。实际上,这意味着索尼公司打算推出一系列引人入 的数码媒体项目,其中包括一家互联网音像商店、一套收费在线游戏、数码音乐服务、有线电视业中最先进的确顶盒、同 TiVo 公司联手制造个人录像 以及其他一批奇妙的新产品,如“空中飞板(airboard)”,那是一种可以用来收看电视、DVD 光盘和互联网内容的无线平面视屏。如果一切都能按计划实施,索尼公司就能销售更多的音乐、电影、设备以及全新的产品和服务。

必须指出,这个计划尚未经过市场的检验,而且有赖于外部的力量,尤其有赖于宽带 的普及。作为全球数一数二的家用电子产品生产商,拥有 18 万雇员、去年收入达 630 亿美元的索尼公司的地位不容忽视。它尽管采取了保守的财政政策,却依然是一个富有创新能力的公司。勿庸质疑,这些曾给世人带来“随身听”和“PlayStation 游戏 ”的人们也将会向我们展示如何充分利用宽带技术。“恰恰就是在眼下宽带开始 立其地位的时候,索尼公司正处于提高其实力的最佳状态,”博学、睿智的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出井伸之(Nobuyuki Idei)宣称。他所谓的“索尼梦想世界”就是,人们能从各种互联的装置中找到大量的内容。他是这样描述的:“我们的目标是为宽带时代提供新形式的娱乐生活方式。”

使出井梦想成真的艰巨任务落到了霍华德•斯特林格(Howard Stringer)宽阔的肩膀上。他是索尼美国公司(Sony Corp. of America)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今年 59 岁,一头卷发,相貌迷人。这位出生在英国威尔士的记录片制片人、干了大半辈子新闻的斯特林格究竟是怎样当上索尼公司在美国的排头兵的,个中原委说出来没几个人会相信。比如,斯特林格在受雇于索尼公司之前竟然从来没有去过日本,尽管他在为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当制片人时几乎跑遍了世界各地,一步步晋升到替拉里•蒂施(Larry Tisch)管理整个广播公司的地位。再比如,斯特林格 开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去经营一个由叁家电话公司合资的企业 Tele-TV,后来却惨遭失败。最后一个例子是,斯特林格对索尼公司的核心业务──电子产品的营销工作几乎一窍不通。尽管如此,斯特林格却得到了这个职位,因为他天生是个领导人物,特别是当创新型人才的领导;他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时招揽到了丹•拉瑟(Dan Rather)、安吉拉•兰斯伯里(Angela Lansbury)和戴维•莱特曼(David Letterman)等明星人物,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另外,斯特林格懂得如何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大展身手。他出生在威尔士首府加的夫一个工人家庭,却先后获得了一所英国寄宿中学以及牛津大学的奖学金。他 22 岁移居纽约,当了一名记者,但不久便应征参加了美国军队。他肯定是唯一的一位既在越南打过仗、又在英国女王伊丽沙白二世面前下跪接受爵士头衔的媒体巨子。“ 应各种不同的文化环境,这实际上是我个性中 生俱来的成分,”霍华德爵士说,“不 应就完蛋。”(在索尼公司里,身居高位的人当中有好几个是技艺精湛的音乐家,斯特林格也是一位接受过专业训练的小号手,这一点也许能说明什么。)除了穿梭于好莱坞、东京或其它地方之间──他大约有一半时间是在路上──斯特林格已经完全 应了他在纽约麦迪逊大街闪闪发亮的索尼大厦顶层的新居。这位傲慢无比、不擅矫饰的首席执行官在这里举行各种鸡尾酒会,款待曼哈顿传媒界知名人士

──高级经理有巴利•迪勒(Barry Diller)和全国广播公司(NBC)的鲍伯•赖特(Bob Wright),新闻记者有肯•奥莱塔(Ken Auletta)和杰夫•格林菲尔德(Jeff Greenfield),以及老朋友、知名作家诺拉•埃夫龙(Nora Ephron)和尼克•皮莱吉(Nick Pileggi)等。午餐期间,他经常去第 36 层一尘不染、以黑色调为主的高级经理餐厅享用寿司,从这里望出去,景色美不 收。要是能把索尼公司的一切都提到这样的高度该有多好。

若想了解斯特林格面前的任务有多艰巨,就得回顾一下索尼公司一段难堪的往事。该公司在 1980 年代后期通过并购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下属的唱片公司(CBS Records)和哥伦比亚电影公司(Columbia Pictures)打入了娱乐业,唱片公司的业绩不错,电影公司则不然。在美国新闻界一片日本入侵好莱坞的确呼声中,电影公司出师不利,随后更是每况愈下:索尼公司把电影 交给了两个好大喜功、挥金如土的制片人彼得•古贝尔(Peter Guber)和乔恩•彼得斯(Jon Peters)经营,正是这两个人一手导演了有史以来耗资最大的好莱坞式的灾难片;他俩花钱如流水,致使索尼公司在 1994 年不得不从账上划掉 32 亿美元。“事后,人人都在写有关他俩是如何让好莱坞占了大便宜的文章,”霍华德回忆道,“这件事至今令人刻骨铭心,因为谁也不想再犯同样的错误。”索尼公司的文化留下了伤痕,音乐业务和电子产品部门都不想过问电影公司的事,一连串的失败引起了公司内部的人事纷争。你能因为出井伸之不再垂青娱乐业──还有他要暂时把在美国进行的项目全都牢牢把握在手里而责怪他吗?“我十年来拼命呵护这些艺术家的经历是一场噩梦,”出井皱着眉头说道,但他这样说只有一半带有开玩笑的意思。

有鉴于此,斯特林格──他在索尼公司的角色总是有点令人感到神秘──在索尼公司的四年里虽然从表面上看没有干多少事情,实际上却颇有建树。他赢得了出井和他在东京的部下的信任,尽管还没有获得独自采取重大举措的权力。斯特林格已经同索尼影视娱乐公司(Sony Pictures)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约翰•加利(John Calley)和他自己的副手梅尔•哈里斯(Mel Harris)一起使常年受困 的电影 平静了下来。他还开始召集在美国和日本的有创意的技术和经营人才──这些人说着各种不同的语言──共同合作;要想使公司的宽带战略行之有效,他们必须这样做。“部门之间的墙必须拆除,”斯特林格说。“如果光靠我想出正 的方法、找出正 的答案,那就用不着你们在这儿了。”在东京出席长达 12 个小时的会议真是够不容易的,因为大家说的每一句话都得同时从日语译成英语,或者从英语译成日语。

诸位不妨把斯特林格想象成索尼公司网络战略的轴心。出井 定了方向。战略的实施则是由别人来完成,但斯特林格必须保证建立起所有恰当的关系。这项工作对斯特林格这位世界级拉关系高手来说太合 不过了:他受聘于索尼公司的原因之一就是,他的朋友黛安•索耶(Diane Sawyer)及其丈夫、大名鼎鼎的指挥家迈克•尼克尔斯(Mike Nichols)又是纽约投资银行家彼得•彼得森(Peter G. Peterson)及其妻子、儿童电视机(Children’s Television Network)创建人琼•甘兹•库尼(Joan Ganz Cooney)的朋友──斯特林格和妻子、英国皮肤病专家詹妮弗•帕特森(Jennifer A. K. Patterson)在长岛的汉姆斯顿同彼得森夫妇结成了密友,那还是他俩卖掉在长岛的房子又在牛津附近买下新居之前的事。无论怎么说,是从 1991 年起就担任索尼公司董事会成员的彼得森把斯特林格引荐给了出井,这不仅仅是因为斯特林格对媒体了如指掌,还因为他善于同人打交道。“他具有那 增强人际关系的个性,”彼得森说。“他为人随和,总是面带笑容,而且不 别人作对。他这种处世方式很容易在一个融洽的确氛中把事情办好。”事实上,斯特林格既不是技术专家,也不工于计算。使他 众不同的是他的魅力、性格和高雅品味,在老板一个比一个难伺候得出了名的商界里,这都是些不容忽视的特点。

有意思的是,斯特林格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履历给出井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霍华德是个天生的新闻工作者,”出井对《财富》杂志记者说。“他好奇心强,而且非常喜欢 人打交道。这就是他的能力所在。”尽管如此,出井最初给斯特林格的只是一个好听的头衔 ──索尼美国公司总裁──但几乎有职无权,因为索尼公司在美国的经营分部大都仍然只向东京负责。“那是个软着陆过程,”出井开玩笑道。渐渐地,斯特林格才有了真正的权力,先是负责索尼加拿大公司,使他有 会学习电子产品的经营之道,后来由于赢得了卡利和多年经营音乐业的老板汤米•莫托拉(Tommy Mottola)的信任,他才得到了掌管索尼音乐公司和影视娱乐电影公司的权力。两年前,索尼公司在美国的电子分部也归到了他的麾下,同时他还进入了索尼总部的董事会。

从理论上说,这赋予了斯特林格执掌索尼公司在美国全部业务的权力,只有 PlayStation 游戏 除外,后者有可能成为又一个宽带平台,但它单独经营,直接向日本总部负责。“他们甚至有点不愿意向我通报情况,”斯特林格承认道。一度生意兴隆的确PlayStation 游戏 如今面临着来自微软公司(Microsoft)的竞争,因为微软今年秋天将推出它的X-Box 控制器。

斯特林格在电子产品业务上的权力同样也受到限制。令索尼公司感到高兴的是,这方面的业务依然一帆风顺。在 3 月 31 日截止的索尼公司 2001 财政年度的头九个月里,公司全球电子产品销售总收入为 324 亿美元,同比增长 12% ,营业收入达到 23 亿美元,同比增长 98% 。但是,这种斯特林格无关,他今后的任务是,把所有那些无 伦比的电子产品 索尼公司的内容──音乐和娱乐──联结起来。对此持 疑态度的人认为,索尼公司从一开始就决不该涉足内容服务,但实际上,把软件同硬件相联结的想法比互联网要早问世将近一个世纪。美国广播器材公司(Radio Corp. of America)成立了全国广播公司以销售收音 。索尼公司的创建人盛田昭夫(Akio Morita)曾认为,如果索尼公司在 80 年代初拥有一个电影 ,它在技术上占有 势的确Betamax 牌盒式磁带录像 (VCR)就可能不会败给由竞争对手生产的确VHS 制式的家用录像 。这就是他买下哥伦比亚电影公司的初衷之一;而且从某 意义上说,索尼公司仍然在试图证明盛田的设想不会无疾而终。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斯特林格成立了一家媒体企业,名叫索尼宽带娱乐公司(Sony Broadband Entertainment, SBE),它是索尼音乐、索尼影视娱乐和新成立的数码合资企业的控股公司。该公司在交易需要时可以发行股票,最后通过公开上市来产生股东 值。(索尼公司之所以在娱乐业务方面没有做任何大型交易,原因之一是它不愿用公司的股份进行收购。)曾经当过投资银行家、如今是索尼宽带娱乐公司执行副总裁的罗伯特•维森塔尔(Robert S. Wiesenthal)解释说:“索尼宽带娱乐公司为母公司的娱乐经营部门提供内部通货,可以用它来开展联营或收购,也可以等我们的数码企业规模扩大后公开出售股份。”到那时,索尼公司会乐于将它的娱乐业资产重新包装后,作为新经济企业以较高的市盈率公开出售。

眼下你会发现,如果你试图推销索尼宽带娱乐公司的股票,认购者寥寥无几。这是因为索尼音乐和索尼影视娱乐两家公司依然是旧经济型、低利润、现金流量失衡、只会热门一时的企业。有过几年健康发展的索尼音乐公司的经营收入和营业利润如今表现平平。在 2001 财政年度的头九个月里,音乐销售额只有 39 亿美元,同比下降 17% ,营业利润为 1.31 亿美元,同比下降 47% 。有瑞奇•马丁(Ricky Martin)、席琳•迪翁(Celine Dion)、“命运之子(Destiny’s Child)”和“子孙”组合(Offspring)这样的歌手加盟,索尼音乐公司应当能够推出热销产品,尽管它在数码产品销售方面仍不顺利。

索尼影视娱乐是一家拍摄电影和电视片的公司,其业绩也是时好时坏,尽管它在降低经营成本、开拓更加稳定的业务(如有线电视)等方面做出了努力。在2001 财政年度头九个月里,它的销售收入为 32 亿美元,同比增长 4.9% ,电影 却亏损了 1.31 亿美元,原因是当局实行的新会计方法迫使所有的电影公司加快支出影片营销费用。(如果不发生这一变化,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索尼影视娱乐在这九个月里还能盈利 9,100 万美元呢。)今年,索尼影视娱乐开局不错,推出了《婚礼策划人》和《卧虎藏龙》等火爆大片;它还有望从一个合作项目中获利,合作方是由迪斯尼公司前任电影业务主管乔•罗思(Joe Roth)新办的电影 ──革新电影公司(Revolution Studios)。

多年来,索尼公司一直在努力增加其内容业务的销售渠道。(“你需要有一条通往大海的通道,”巴利•迪勒对出井这样说道。)它拥有两家有线电视机──西班牙语电视台 Telemundo 和游戏展示网(Game Show Network),但这两个电视台收视率都不高。斯特林格和许多客户谈过生意,如卖给 Viacom 公司之前的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并入 @Home 之前的确Excite 、 维旺迪公司(Vivendi)成交之前的西格拉姆(Seagram)、全国广播公司、 DirecTV以及 Comcast 等,最近打过交道的是 Cablevision ,那是在后者将其有线电视机的股份卖给 MGM 公司之前。索尼和雅虎(Yahoo)为一个网络 电子产品联营的设想打了很长时间的交道。“我说不清我们究竟给东京带去了多少生意,”斯特林格说。“所有的确会我都遇到过。”他又说,但每个项目都由于某个原因而无法进行下去;比如,索尼公司是一家外国实 ,不能拥有美国的电视台或广播电台。

不过,索尼公司也有自己的束缚。出井一向不愿冒着风险拿出数十亿美元现金去重新安排母公司的股份或者让出控制权。在媒体业大兼并时期作壁上观的另一家企业是通用电气公司拥有的全国广播公司,索尼公司和它一样,向来对媒体和互联网的确值定位持 疑态度。“这些因素使得索尼公司独具一格、处变不败,但同时也不喜欢进入收购内容和建立门户 站的时髦领域,”斯特林格说。他接着说道,除此之外,“我们不得不抓住控制权,这对潜在的竞争对手有制约作用。索尼公司不能让史蒂夫•凯斯(Steve Case)来接管。”

哦,没错,说的就是史蒂夫•凯斯。如果你让索尼公司同美国在线─时代华纳(AOL Time Warner)对阵,坦率地说,这似乎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索尼公司想开发收入稳定的注册用户业务;这些都是正在推动美国在线-时代华纳(《财富》出版者时代公司的母公司)的有线电视、印刷和在线业务发展的引擎。索尼公司想利用开放式的互联网销售其内容;美国在线──时代华纳的目标则是把用户限制在它壁垒森严的领地里。“对方是航道上的冰山,”斯特林格摇着头说。“你 实无法避开它们。究竟是它们撞沉你、还是你削弱他们,这又是另一回事了。它们是有线网络上的守门人。有了美国在线的注册用户根 地,它们在互联网方面的商业计划就是最棒的。它们拥有泰德•特纳(Ted Turner)提供的制片 、音乐和有线电视机。所有这些资产加在一起令人望而生畏,而且它们的胃口好像大得没边。”

当然,我们这位勇敢的爵士并没有屈服。斯特林格募集了一支年轻、聪明的管理队伍,他们的任务是引导索尼公司通过宽带这片没有标明航道的水域,如果有可能,就同美国在线-时代华纳这样的对手合作,不行的话则自己干。而且,他们还有一些自己的诱人项目,只要运 好,其中任何一个都可能有助于目前在很大程度上尚难预测的数码市场的形成。这些项目有:

电影飞虫(Moviefly):索尼公司通过互联网随时点播的录像服务业务,其部分目的是防止电影被“纳普斯特化(即免费下载)”的现象。(已经有人在 上买卖盗版好莱坞电影了,尽管数量不大。)“我们要 在盗版者前面占领这块空白地带,”梅尔•哈里斯解释说。“我们要加快行动,这是出于防卫性需要,尽管这样会得罪人。”有了不久将面市的“电影飞虫”,消费者就会从永远不会缺货的电影库中选择影片,下载到硬盘上,然后在计算机上或连接到电视机上观看。想象一下吧,“电影飞虫”就像一个在线百仕达录像带出租连锁店(Blockbuster Video),有一个类似亚马孙 上书店(Amazon)的界面,能够让影迷们浏览影片预告、阅读影评或根 个人爱好选择影片。

“电影飞虫”若想成功,需要有其他电影公司的合作,它们开放资料库,并从此项服务中分享权益。美国在线拥有的华纳兄弟电影公司(Warner Bros)和另外一些电影公司有望签约加盟,但还有一些公司如迪斯尼则自行其事。“电影飞虫”可以从世界各地 娱乐相关的确站上进入。“它是一个 post-URL 途径,”索尼影视娱乐数码公司(Sony Pictures Digital Entertainment)总裁亚伊尔•兰多(Yair Landau)说。“你能从 上找到‘电影飞虫’,但也应该能从 Yahoo.com 、 AOL.com 、 Bestbuy.com 或者 Amazon.com 上找到它。”“电影飞虫”将会面临激烈的竞争,但它一旦站住脚,索尼公司就能在一宗好的生意中占有一席之地,为其电影带来源源不断的新收入,并且带动观看电影所用的设备的销售。例如,安装了“电影飞虫”软件的确VAIO 膝上型电脑即将上市。

互动游戏:别对索尼公司说互联网娱乐业没有投资 值。尽管 DEN 、 Entertaindom 和 Pop.com 等企业在 站业务上血本无归,索尼公司却把《永恒的任务》(Everquest)开发成了一个前景好、利润高的业务,那是一个以中世纪为背景的角色扮演游戏,现在已经有大约 33 万 个付费注册用户。在多达八万人同时漫游的这个情节复杂、引人入 的虚拟世界里,有英雄和探险,也有恶龙和妖魔。索尼在线娱乐公司(Sony Online Entertainment)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凯丽•弗洛克(Kelly Flock)说:“实质上,那是一场化装舞会,”但许多用户竟然每周能在里面逗留 15 至 20 个小时。“我们不喜欢用‘上瘾’这个词,”弗洛克又说,“但它 实让人欲罢不能。”这个令人欲罢不能的商业模式是:用户花 40 美元左右买游戏光盘,然后每月付 9.89 美元就可以上网玩了。犹他爵士队

的确,用户对《永恒的任务》这么入迷也成了一个问题,因为该游戏会给肯花时间的用户一些回报,偶尔来访的人则得不到,从而限制了用户的数量。索尼公司和其他一些经营付费互动游戏的企业,包括微软和电子艺术(Electronic Arts)等,都想通过推出更容易进入的新游戏来扩大用户。索尼公司正在请乔治•卢卡斯(George Lucas)开发一个大型、可供多人玩的在线版“星球大战”游戏。“我认为,五年后将有一千万人付费玩在线游戏,”弗洛克说。这对索尼宽带娱乐公司来说将是一项理想的业务,因为它有靠互联网推动的发展潜力和稳定的注册用户收入。它还能联结到索尼公司的“PlayStation 游戏 ”业务上;而眼下这两个经营部门之间的联系少得 人。

“屏幕风暴(Screenblast)”:这是一套高级多媒体工具,能够让那些向往成为斯皮尔伯格(Spielberg)的人随意摆弄 上图像。比如,“屏幕风暴”用户可以将自己的形象嵌入电视剧或电影预告片中──在演示样板中,出井的形象取代了《霹雳天使》(Charlie’s Angels)一片中的主角查理──或者把自制的录像轻而易举地从索尼牌摄像 上转录到 上,向家人和朋友“播放”。这和人们现在发电子邮件、建立主页是一个道理;到了宽带时代,人们会希望利用形式更加多样化的媒体进行交流。“‘屏幕风暴’将成为连接索尼产品的纽带,”兰多说。“不错,这听上去很不具 。不过,一旦软件用起来更方便,而且更容易安装到千百万个索尼电子设备上去,用户的队伍就会壮大起来。”现在已经有大约50万人在索尼“图像站(ImageStation)”里储存了数码照片和录像。“图像站”是一个在线服务网站,它能把各种电子设备 用户自制的内容组合到一起。

机顶盒:假如你能从拥有通往家庭──电视机、 VAIO 电脑、和 CLIE 管理器之类的移动设备等──的网关(gateway)这一点上考虑索尼公司的战略,那么它在两年前打入有线电视业务之举最好应理解为:它想建立一个新的网关。索尼公司在同 Cablevision 达成一项交易时,同意生产专用电视机,这种电视机能向有线电视公司在纽约市场上的全部 300 万用户提供数码电视节目、互联网接入和新型互动服务,如游戏和视频点播等。索尼公司从生产这些电视机上赚不到多少钱,因为有线电视业能在供应商相互竞争中渔利。斯特林格说,但是,“我们打算把它当作互动业务的实验室。”

新奇产品:在这方面,索尼公司能够真正展示其实力,比如推出“空中飞板”之类的顶刮刮的新产品。那是一种无线网关,已经在日本上市,售价约在 1,000 美元上下,消费者能用它接入电视、互联网、 DVD 上的内容以及家里任何地方的静物图像;它有一个基站和一个轻型触摸屏监视器,你能随时把它从孩子手里拿走,或坐在厕所里看比赛。“我认为‘空中飞板’会十分畅销的,”斯特林格说。

还有许多新产品即将问世: 50 英寸纯平电视、内置计算机接口的微型随身听、一种名叫 eVilla 的低 互联网接入设备、用来创造和消费娱乐节目的确VAIO 个人电脑以及一种叫做“记忆魔棍”的薄如晶片的存储器等。人们信赖这些产品,因为大家相信索尼公司在影响人们创造、消费和储存内容的方式上有着无 伦比的能力;到头来,索尼公司生产的每一样产品早晚都会装上它的软件,犹他爵士队并且与互联网以及其他设备联结起来。正如出井所说的那样:“独立的音像产品已经过时了。”对这家发明了“随身听”、从而开创了自给自足式娱乐产品时代的公司来说,这是个很大的转变。

索尼公司的宽带战略还包括更多的内容,尤其是在音乐方面;但是,由于数码音乐的发展道路上浓雾弥漫、前途未卜,需要另写一篇文章来梳理这些问题。我们完全可以这样说,索尼公司和其他主要音乐公司一样,亟需找出一种既稳妥又易于使消费者接受的方法来销售数码音乐。该战略的另一发展方向是:成立一个名叫“ 550 数码媒体项目”的风险投资基金(向诸如 MongoMusic 之类的新兴企业投资),一个音乐推荐引擎(最近被微软公司收购)和两家 上直销公司 Indimi.com 和 Emazing.com。

不管你喜欢与否,真实情况是这样的:索尼公司想通过建立一个完全开放的、后广播、后有线、后门户的互联网销售方式来改造娱乐业。这一愿望切合索尼公司的实力,因为宽带是媒体巨头们控制不了的,它们不需要巨额资本投资,也没有受到政府的管制──而且可能受到硬件的影响。但是,这一前景中还夹杂着一丝绝望。如果索尼公司不能发展网络(无论是旧式的网络还是新式的网络),它就无法实现其内容的全部 值。索尼梦想世界的建立并非易事──也可能终成泡影;要想在互联网时代 上并超过别人向来决非易事。

@关子临: 自信也许会压倒聪明,演技的好坏也许会压倒脑力的强弱,好领导就是循循善诱的人,不独裁,而有见地,能让人心悦诚服。

参加讨论

@DuoDuopa:彼得原理,是美国学者劳伦斯彼得在对组织中人员晋升的相关现象研究后得出的一个结论:在各种组织中,由于习惯于对在某个等级上称职的人员进行晋升提拔,因而雇员总是趋向于晋升到其不称职的地位。

参加讨论

@Bruce的森林:正念,应该可以解释为专注当下的事情,而不去想过去这件事是怎么做的,这件事将来会怎样。一方面,这种理念可以帮助员工排除杂念,把注意力集中在工作本身,减少压力,提高创造力。另一方面,这不失为提高员工工作效率的好方法。可能后者是各大BOSS们更看重的吧。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hyat.com/,犹他爵士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