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恩怨未解虎扑杠上吴亦凡

吴亦凡事件中,随着越来越多与之有过联系的女生站出来发声,微博热搜一度被事件各方牢牢占据。不过,在此之外,还有一个平台也“杀疯了”——与吴亦凡结怨已久的虎扑更是冲在了战斗的第一线,不仅社区内跟帖疯长,微博“虎扑的步行街”更是连发数十条微博,向吴亦凡重拳出击。

对JRs(虎扑用户自称)来说,和吴亦凡之间的纠葛要追溯到三年前。彼时,66万JRs对决3300万“梅格妮”(指吴亦凡粉丝),钢铁直男同饭圈女孩的战争一触即发。

只是,三年后的今天,昔日顶流深陷丑闻漩涡,直男社区难逃变现魔咒,吴亦凡的近忧只增不减,虎扑的远虑也未能成真,恩怨未解,各有烦恼。

7月18日晚,随着网易娱乐对当事人都美竹的独家采访稿件发布,虎扑开始“大杀四方”。一方面是疯狂转发,从都美竹及发声女生,到总结宣布与吴亦凡解约的品牌方,微博账号“虎扑的步行街”一个不落,坚持冲在嘲讽吴亦凡的第一线。另一方面则是自发创作,都美竹一纸檄文发布后,“虎扑的步行街”不仅开始进行倒计时提醒,还发起了以牙签筒和牙签为奖品的微博抽奖,可谓“杀伤力不高但侮辱性极强”。

在虎扑社区内,与该事件相关的帖子也引发了百万次浏览,数千条回复。官方甚至亲自下场设置了“电鳗资讯”话题,同步更新与此相关的进展。

除此之外,“虎扑的步行街”还发布了一条长微博,针对流量明星德不配位提出质疑:“利用名气把女性当消遣,对女性做出任何一个真正男人都不屑的事情,躲在资本和粉丝的后面,等风头过了继续做着掩盖事实,控制评论,告这告那,拉帮站队,NBA四处发函求下线的事。三年了,还是这样,现在不要求你做一个真正的rapper了,只希望你做一个真正的有良知的人。”

这条微博也引发了“虎扑足球”“虎扑电竞”以及众多虎扑相关账号的转发,评论中不少用户感慨“虎扑杀疯了”。一位虎扑用户写道:“之前的互撕历历在目,大仇得报。”

有意思的是,由于吴亦凡工作室在声明中提到自身从未注册过微信号及“以本工作室为名的微信号”,强调“都美竹发布在网络上的聊天记录均为造假”。而“虎扑的步行街”晒出了三年前与自称是吴亦凡工作室人士的微信对话截图,发问:“当年这个联系虎扑的工作室微信也是假的吗?”虎扑吃瓜吃到了自己身上,这也不免令人回想起三年前,双方结下梁子的那一刻。

“兄弟,三年前的恩怨该有个了结了。”一位虎扑用户在“虎扑的步行街”微博评论区写道。

实际上,虎扑作为直男最钟爱的社区之一,只有粉丝拥趸、缺乏作品和实力的流量明星一直都不受欢迎。但在此前,多数讨论基本集中在社区内部,相当于虎扑用户的“自娱自乐”。直到2018年,吴亦凡以制作人的身份加盟《中国新说唱》,凭借“skr”再度出圈,也将虎扑这个昔日的老社区带入大众视野。

起因是,有虎扑用户上传了一则吴亦凡在节目中的视频,由此引发了关于吴亦凡freestyle水平的讨论。局面到此尚属和平,但当吴亦凡《Bad Girl》“干音版”(即未经任何后期处理的原始音频)出现后,虎扑用户开启了群嘲模式——毕竟,音频中有气无力又节奏感不佳的吴亦凡可是众多Rapper的导师。

原帖在虎扑迅速变身热帖,NBA随后被搬运至微博,吴亦凡的粉丝坐不住了,按照饭圈的惯常操作,专门负责控评的反黑站开启了号召粉丝举报打卡的“净化模式”。然而,在虎扑用户看来,这显然是对方先发起了攻击。“这是一场战争,JRs准备好了吗?”

JRs也立刻集结,吴亦凡粉丝和虎扑用户举双方之力,将“吴亦凡 虎扑”词条送上微博热搜。不过,事件的中心吴亦凡在稍晚亲自下场回应,又发布了diss track(即diss曲目,表达不满的歌曲)反击。那句“又动了谁的奶酪了?虎扑不搞体育来搞我”也被虎扑用户记到了今日。

在吴亦凡粉丝和虎扑用户的心里,大概获胜的都是己方,但矛盾的种子就此埋下,即使后来蔡徐坤取代了吴亦凡,成为新的虎扑群嘲流量明星,都未能彻底扭转吴亦凡在虎扑用户心目中的印象。

三年过去了,吴亦凡负面缠身,依然缺乏可以证明自己的作品;虎扑这个曾经的小众社区逐步向外拓展,却仍旧摆脱不了社区类产品的变现魔咒。就像“虎扑的步行街”所说的那样:“虎扑没有上市,你也没有变得更好。”

作为直男聚集地,虎扑的成长与NBA息息相关。在其创立早期的hoopChina(虎扑的前身)阶段,创始人程航借由NBA赛事消息的发布积累了社区的基础流量,从篮球出发,虎扑先后增设其他版块,用户数量也逐步攀升。截至2020年4月,其注册用户总数已突破7000万,日访问量达1.6亿,而男性用户占比90%。

社区成就了虎扑,但某种程度上来看,也束缚了虎扑。且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虎扑在外界眼中的定位始终是一个体育社区而非综合类社区,过于垂直。更为关键的是,男性为主的用户基本盘直接导致其缺乏流量变现的土壤,相比之下,女性用户居多的小红书就具有天然的带货优势。

这无疑会影响到虎扑的商业化进程,而能否赚钱、能否赚到更多的钱也限制了虎扑之于市场的想象空间。

早在2016年4月,虎扑就曾计划于上交所上市,拟首发3333.4万股股票,募集资金4.2亿元。可等待虎扑的不是敲钟的欢呼,而是上市计划被迫中止。彼时,证监会给出的原因是,虎扑存在应收账款余额较高、周转率下降、业绩波动较大且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和净利润的差异较大等问题,无形资产会计核算的规范性存疑。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信息,2013年至2015年,虎扑的年营业收入分别为0.98亿元、1.42亿元、2.01亿元。但其营收高度依赖广告,三年占比均在50%以上,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hyat.com/,NBA电商等增值业务和赛事营销业务的贡献相对较小。

虎扑始终怀揣着上市梦。2019年4月,虎扑终于迈入上市辅导之路,再度冲击IPO。然而,这一等又是两年。2021年6月23日,中金公司和东方财富证券联合宣布,鉴于虎扑拟调整上市计划,中金公司、东方财富证券、虎扑三方同意解除辅导协议,终止对虎扑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辅导工作。也就是说,虎扑的上市计划又一次折戟了。

放眼国内社区产品,流量变现始终是一个亟需解决的问题。尤其是对于上市一波三折的虎扑,只有找到合适的商业化路径,才能提升自身的市场价值。当然,用户情怀与商业化始终处于博弈的两端,平衡很难,但虎扑不得不尝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